返回上一页 卷十七2845章 南柯一梦(完本) 回到首页

卷十七2845章 南柯一梦(完本)
煮酒点江山卷十七2845章 南柯一梦(完本)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肚子饿了怎么办?

自然是吃。

刚开始,胡忧以为只是简单的在军中吃顿饭,毕竟朱大能这边才刚刚结束一场战事,之后他才发现朱大能摆的居然是流水席。

“少帅,我敬你。”军中喝酒没有用杯子的,朱大能拿着个海碗就上来了。

胡忧一摆手,笑道:“今天是你的胜仗,应该是我敬你才对。”

“不,还是我敬你,这么些年来,没有你,就没有我朱大能,无论任何时候,都应该是我敬你!”

“说得对,我也这么说。”

一个声音接下朱大能的话,抬头一看,胡忧笑了。

“候三,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

候三还是老样子,无论吃多少都瘦皮猴一样的脸无四两肉,全身上下,除了皮就是骨头。

“少帅,可不只是我来了,你看看那是谁。”

顺着候三指的方向看过去,那玉步而来的,不正是红叶吗?

不只是红叶,还有西门玉凤,黄金凤,咦,秦明什么时候混入娘子军里了,看他那有说有笑的样子,可不像是得了失忆症。

“这……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这一个个可都是胡忧昼思夜想的人呀,他们上来敬酒,胡忧自然是高兴的,只是幸福来得太快,总感觉想是假的。为了抓住幸福,胡忧是碗到酒干,不敢有半丝的马虎。今天这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一碗碗的喝下去,肚子也不见涨。

“爹爹!”

随着一声百灵鸟般的清脆,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胡忧的眼前。

“丫丫!”

胡忧大叫一声,起步就要上去拥抱已经多年不见的女儿。这可是他最最疼爱的女儿呀。

“丫丫呸的,我还没骂你,你到先骂起我来了。不就是个城管吗,又不是第一次了,居然还给我吓晕,看你那熊样!”

脸上扯着肉的疼痛让胡忧睁开眼睛,瞬间,他就张着大嘴傻楞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

胡忧记得自己今天和往常一样,与师父一起出门卖野药。刚逮着个大肥羊,城管就来了。咱是老游击队员了,还能让城管抓住?一声呼哨,与师父两人拿起东西就跑......

不对,不对,那天风大陆呢,文界武界呢,红叶呢,欧阳寒冰、西门玉凤呢,这通通都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跟本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难道是酒喝多了,又穿越了?”胡忧撑着身子坐起来,天是蓝的,地是绿的,这都没错,可身边的人错了。

“无良师父,你是科学家?”胡忧试着证实心中想要抓住的东西。

“你说什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看我这样子,饭都快吃不上了,还科学家。科学家要混成我这样,这世界看来也没什么前途了。”

世界,这是什么世界。

胡忧的脑子无比的混乱,哪里是虚幻,哪里是现实,他已经分不清。他试着唤出血斧,可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什么空间戒子透视眼更是提都不用提,完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难道,过去发生的那一切,全都是梦?跟本没有什么天风大陆,更从来没有过不死鸟军团?”

胡忧痛苦的闭上眼睛,在他的心里,早已经视天风大陆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份,为了那片大陆,为了那里的人,他甚至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可现在,却要他残忍的接受那是虚幻的事实,那比拿刀子割他的肉更痛呀。

浑浑噩噩的跟师父回到小旅馆,眼睛里看到的是可恶的熟悉,那肮脏的小沙发不是昨晚休息的地方吗?

丝毫不理会师父不满的咆哮,胡忧拿被子把自己整个盖住,如果睡着可以回到天风大陆,他宁愿睡死在这压抑的小屋中。

现在想来,无论是天风大陆还是文武界,遇见的人,发生的事,都是凌乱的,跳跃的,甚至很多都是反复出现再出现的。

“可他们为什么那么真实?”

胡忧依然不愿意接受过去的一切都是场梦,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现在做的是梦。

当小旅馆的服务员进来送水,胡忧见到了红叶。也许在这里,她并不叫这个名字,但胡忧可以肯定,她就是一直以来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胡忧静静的看着她进来又出去,他没有叫,也没有喊,更没有试图和她搭话,因为他已经知道哪里是真,哪里是幻想,哪里是梦。

“你去哪?”无良师父惊讶于胡忧气场的改变,之前的胡忧像条失去灵魂的死狗,而现在的胡忧,像是匹找着了方向的狼。

同样四只脚,狼和狗绝不一样。

“出去走走。”胡忧语气沉稳得就像回到天风大陆的千军万马中。

小旅馆周围满是破旧的安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点亮的灯却没有几只,这里一如天风大陆的贫瘠落后。在街角,胡忧见到了朱大能。也许在这里,他并不叫那个名字,但他的长像,与朱大能一般无二。天不算热,他却满头大汗的招呼着路过的行人进店吃烤串。

是的,胡忧梦中的大将军,就是眼前这卖烤串的胖子。

好吧。

胡忧笑笑,继续往前走,他相信,在不远的前方,他肯定会遇见欧阳寒冰,西门玉凤,甚至是那些在梦里出现过的敌人,但他们并不是胡忧脑中的他们,他们或许是真实的,却也是虚幻的。

走累了,胡忧在一块青石板坐下,在脚边,有一个蚂蚁窝,也许是快要下雨,蚂蚁们一只接一只排着整齐的队伍在忙碌的转移食物。胡忧几乎是无意识的抓起其中一只蚂蚁拿在手上,在蚂蚁的面前,胡忧几乎可以算是神一样的存在,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只要他想,就能改变这只蚂蚁的一生。

“如果换了我是蚂蚁呢?”

放下蚂蚁,胡忧喃喃自语,瞬间,他释然了。

缓缓趟下,闭上眼睛,那片世界怕是再也回不去了,但生活还在,规则还在,一如胡忧常说的那句话:一切的付出都必定会有回报。

是的,只要肯付出努力,未必不能过上所希望的生活,无论是谁,都可以!

咦,这是哪?

唐?宋?元?明?清……

(全书完)

(未完待续。)

煮酒点江山 http://www.jjyfw.com/baidu/12011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