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卷十七2839章 一起去战斗 回到首页

卷十七2839章 一起去战斗
煮酒点江山卷十七2839章 一起去战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是七军团。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的大叫惊醒了一个个梦中人。

是的,来的正是七军团,尽管他们的军旗没有以往的整齐,阵型也是那么的毫无章法,但他们确实是七军团没错的。两军打过那么多年的仗,很多人相互应该都坐下来一起喝过酒呢。

“他们在干什么?”有人问道。

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问题,以九军团与七军团之间的火药味,九军团这时候大军而来,自然是对七军团发起进功了,不然,难道还有别的可能性吗?

事实上,所有七军团的人发现来人是九军团的第一反应都是开战。七军团玩了那么久的花样,终于舍得来正面的了。可很快就有人发现不对了,如果说七军团真的是来开仗的,那他们肯定已经是做好了提前的准备,想要打九军团一个措手不及,可他们现在发现出来的样子可不像是早有准备的样子。

“他们怎么那么乱?”

“是呀,这不像是七军团的进攻风格,到想是逃跑的想子。”

“那是什么,你们快看跑在最前头的那个,怎么看着不像是领头,是被后面的人追?”

“真的耶。”

“哇,他那是跑给整个七军团的人追呀,快看,他又转向了,他是谁,怎么那么牛。”

“……”

九军团此时已经严重分为两派,一派看七军团大举而来正全力备战,另一派着跟本没什么心思备战,看热闹的热情还要更高一些。

“我怎么看着那个跑在最前面的身型有些眼熟?”七十八大队大队长李娅也发现了七军团的反常,她现在归胡忧直接指挥,没有胡忧的命令,整个大队就算是遇上敌人来袭也是不会动的。

“用这个看也许会看得清楚些。”欧阳寒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李娅的身边,随手递给李娅一个望远镜。

“难道是……”

李娅的脑海里闪过一个身影,几乎是用抢的拿过望远镜。

“真是他!”

李娅想到的是胡忧,多望远镜里看到的也是胡忧。

“他是不是有什么交待?”李娅放下望远镜,她知道,有些事,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定知道。被划入胡忧麾下时,李娅查过关于胡忧的资料,自然也就知道欧阳寒冰是个能力不在胡忧之下的女将军。

“他让你再见到他的时候做两件事。一,以他的名字请求张忆初将军下令全军进攻,并强调那是张忆初答应过的条件。二,领七十八大队全体向七军团发起进攻,不必等待张忆初的命令。”欧阳寒冰说着拿出一份战令递到李娅的手上转身离开,胡忧要她做的,她已经做了,接下来的,不归她管。

“全体集合!”李娅打开战令,上面有胡忧的亲笔手书,内容和欧阳寒冰之前说的完全一样。

“队长,就我们这千把人往上冲,那是送死呀,真要去?”副队长在欧阳寒冰说话的时候也在边上,欧阳寒冰的话他听得很清楚,但他并不觉得应该按欧阳寒冰的话去做,那太不理智。

“军令如山,战场抗命者是什么后果,相信用不着我提醒你了吧!”李娅语气冰冷道:“以后,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内容,马上依令而行!”

“是!”

能做李娅的队副,真本事还是有的。很快,七十八大队就集合完毕,除了两个通讯官去给张忆初传递胡忧的出兵要求外,剩下的,但凡是七十八大队的成员,哪怕是个伙头军,都拿上了武器,等待着李娅最后的命令。

“跟我上!”

这是李娅在开战前最后的声音,她说的是‘跟我上’,而不是‘给我上’,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出兵?”龙副官看张忆初接到胡忧的出兵请求却久久没有动作,不由半发问的提醒。

之前张忆初去请胡忧出山的时候,胡忧可是提出过出兵要求的,当时张忆初答得很爽快,他说:只要接到胡忧的通知,无论在任何的情况或是环境下都会出兵。

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再等等。”张忆初犹豫不决道:“七军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们完全不知道,万一被他们抢到可乘之机,我们九军团将损失惨重。”

这样的话,龙副官听着真是心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七军团的混乱是胡忧所造成的,现在七军团是尽起全军之力追杀胡忧,张忆初却说会被七军团抢到可乘之机,那不是暗指胡忧可能会是七军团那边的人,帮着七军团一起演戏要吃掉九军团吗!

“将军,你可是答应过少帅出兵的。”龙副官有意把对胡忧的称呼给改了,称少帅,那是提醒张忆初,人家胡忧的地位,名气,无论那个方面都要比他张忆初要强得多,人家是没扯大旗才孤家寡人,一但人家扯大旗,重建不死鸟军团,相信用不了几天,一只强大的队伍就会横空出世,人家用得着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计算九军团?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张忆初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用龙达开做副官,一是因龙达开确实是有些本事,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龙达开十分的话听,不应该说的他不说,不到他管的他不会管,现在怎么了,才不过短短两个月不到,他就已经学会拿胡忧压人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提醒将军,大丈夫要言而有信。”反正不应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龙达开也没什么不敢说的。以前不说,并不是他懦弱,是因为没什么可说的。那时候张忆初确实做得不错,凡事也总为士兵考虑,站在士兵的角度想问题,龙达开很为能做张忆初的副官而自豪。

可是现在……

龙达开不想说张忆初的坏话,但现在的张忆初确实已经不是以前的龙达开了。

“看,那是李娅的兵,他们七十八大队冲上去了。牛,以千人之力敌十万大军之怒,李娅不愧是李娅,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上。”

对七十八大队的冲锋,有人羡慕,希望能和他们一起,有人则幸灾乐祸,恨不得他们全死掉才好,哪怕就算七十八军团死得一个都不剩,对他也没有半毛钱的好处。

“我们,算了吧,看点热闹还成,冲,谁有那个胆子。”

“我们就很差吗,难道比李娅他们少生了个胆?”

“就算是多生了个蛋又怎么样。”

欧阳寒冰没去看七十八军团的冲锋,她关心的是张忆初那边的动静,虽然她一早已经猜到可能会出现的,但发现张忆初真是按兵不动看热闹之时,她还是很不爽的。

胡忧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张忆初的支援算进来,他已经看透了张忆初的为人,再不会对他抱任何的幻想。

对七十八大队想依他的命令而来,胡忧还是很满意的。那天张忆初答应给他一个大队人马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娅的七十八大队。

胡忧以前没见过李娅,但对李娅的过往,他是了然于心。李娅虽然是个女人,但她绝对是个出色的军人,他相信在他需要的时候,李娅一定能给他要可靠的支持。

是的,胡忧一开始就计划以七十八大队仅仅一千人之力去冲击七军团的十万大军。

以一千对十万,难道胡忧疯了吗?

当然没有,胡忧敢定下这样的计划,是因为他有万全的准备。在七十八大队海吃糊睡的这三天,胡忧在干什么,他在制定并实施干掉七军团团长江富海的计划。现在为什么整个七军团都死命的追在胡忧的身后,正是因为胡忧干掉了他们的团长。

火车无头不走,毒蛇无头只能被煮,七军团没头会怎么样?

乱,全军上下气疯一样的乱。

七军团和九军团有一点是相同的,它们的权力都是集中在军团长的手上,一但有什么突发事件而军团长无法及时做出反应时,下面的人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而现在,胡忧直接把他们的军团长给干掉了,他们还能做的就是为军团长报仇,所以才有整个七军团死命追着胡忧跑的场面。

李娅已经渐渐看清胡忧的脸,让她有些惊讶的是,她居然看到胡忧脸上有笑。

难道他不知道后面有十万人在追杀他吗。

其实李娅应该考虑怎么去面对十万大军的怒火,而不是去考虑胡忧的情绪。胡忧这种人,跟本就不能以常人心态去想像。

远远的,胡忧给李娅做了个准备战斗的手势,那是军中通用的手势,用不着事先约定,李娅也完全能够看懂,可问题是,这一仗要怎么打。

李娅完全是依胡忧的命令而领全队人冲上来的,胡忧想怎么做,要怎么做,准备怎么做,她是一点都不知道,看胡忧打来手势,她只能硬着头皮执行。

胡忧给李娅的时间并不多,差不多在李娅刚刚布置好战斗阵型,胡忧就到了。在胡忧身后不足五十米的跟离就是七军团愤怒的大军。

“准备战斗!”

胡忧停在七十八大队的阵前,中气十足的吼道:“我是胡忧,我就带你们去获得胜利!”

“七十八大队,跟我冲!”

“杀!”

整个过程变化太快,很多士兵都是跟着冲出老远发现自己这边是一千人冲人家十万人,这玩得也太大了吧。

可势态已经形成,就算是领在最前面的胡忧都控制不了。

一发而不可收拾,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了。

“他们怎么敢!”

“七十八大队,好样的。”

“不死鸟果然不一样,七******对才跟了他三天,就有这霸气,牛,真牛!”

“队长,我们也上吧。我们的战友在流血,在死亡,我们不能在这看热闹呀!”

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最的血不是热的。人家七十八大队在干什么,他们在干什么,难道不羞愧吗。

一开始,只是个别士兵请战,慢慢的,连中层指挥官也在请战。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凭什么七十八大队就敢上,而他们就要在这里眼巴巴的看。

“传我命令下去,谁都不许动,谁动我毙谁!”

张忆初整个人都快要暴走,这是怎么了,谁都敢反他不成。

多年的威压还在,虽然在心里有别的想法,但张忆初压着不给动,也没谁敢当面反张忆初的决定,但军中的气氛那是压不住的,张忆初多年积起的人心就在以控制不住的速度消散。

“来吧!”

胡忧在七十八大队的最前边,面对七军团的十万大军,他眼皮都没有跳一下。两军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撞在一起,从九军团的视角看,在两军相遇的瞬间,七十八大队就整个被七军团给吃了,像滴水掉进大海里,什么都没剩下。

真是水吗?

不,有胡忧的七十八大队绝对不会是水,他们是油,无论水花有多大,油都是天生不会容入水里的。

胡忧和七十八大队并不是被七军团给吞没了,而是像一根绣花针扎进大肥肉,肥肉虽大,却拿绣花针完全没办法,绣花针是小,但它尖,它可以在肥肉中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一战,七军团是乱的,但胡忧并不乱,有胡忧亲自指挥的七十八大队也不乱,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快看,是七十八大队,他们居然把第七军而切成了两块。”

“是呀,他们回头了,是要再切一次吗?”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你们谁都不要拦我,我要去和七十八大队一起战斗!”

“等等我,我也去……”

“算我一个。”

没军令,士兵自发上战场拼命,这样的事,以前怕是从没有过,以后会不会再有,也不好说,此时却真实的发生着。

“他们在干什么,我不是说过,没我有的命令,谁都不许动的吗,给我追回来,不,抓回来!”

张忆初真是气疯了,居然还真有那么多人要去跟胡忧玩命,真嫌命太长了吗。

没人理会张忆初,那些士兵不是他们下令去战斗的,如果有得选,他们也希望和士兵一起去呢。

(未完待续。)

煮酒点江山 http://www.jjyfw.com/baidu/12011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