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卷十七2837章 是否枭雄 回到首页

卷十七2837章 是否枭雄
煮酒点江山卷十七2837章 是否枭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夜之间,漓江镇从有主变成无主,镇府大楼在爆炸中完全毁掉,里边跑出来的有多个少人暂时还无法肯定,唯一能肯定的是跑不出来都已经死掉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父亲,父亲……”罗美娟一时接受不了突如而来的变顾,整个人都变得傻傻的,喃喃的除了喊父亲外,都已经不会思考了。

胡忧已经算是反应快的了,却依然弄了个灰头土脸,还好他和罗美娟都没有受伤,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至于罗人杰,在爆炸之前胡忧就没能找到他,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也暂时无法得知。

镇府大楼已经炸成这样,什么阴谋阳谋都化为飞灰,看来这漓江镇是没有什么呆下去的必要了。

花了好大的功夫,胡忧才劝住罗美娟的眼泪,不过伤心是一时半会抹不去的,由其是像现在这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

罗美娟当然想找,可跟本就没可能找。怎么找,爆炸的威力已经让很多东西瞬间气化,就算是剩下点什么的,也很难辨认。

暂时离开伤心地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罗人杰,就当他失踪好了。如果他不死,早晚都会出现的,如果他已经不幸,那么把他当失踪要更容易接受。毕竟失踪还有一丝生机,确定死亡那就什么都没了。

胡忧现在也是无根的野草,唯一能回的只有九军团,虽然在他的心里已经不把张忆初当什么枭雄看,看他答应过的一年,还是有效的。

如出去时没人送一样,回九军团时也没人来接,来去都无声,不影响别人,也没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这是胡忧喜欢的节奏,也是欧阳寒冰喜欢的平淡。

胡忧把罗美娟交给欧阳寒冰,在这个时候,女人伤总是更适合让女人去安慰,胡忧洗了个脸,就去军部述职。怎么说他这次出去也是公派,去了哪,做了什么,总是要有一个交代的。

“坐,一路辛苦了。”

张忆初看起来一如既往,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也许是天生敏锐吧,胡忧隐隐的还是能感觉到张忆初的不满。没能帮张忆初抓刘振林回来,胡忧在张忆初心中的地位已经下降不少。

如果胡忧真想从张忆初这里获得些什么,这个时候应该做些什么来提升张忆初的信心了,不过胡忧并不打算那么做,他已经决定无论如何,时间一到就会离开,张忆初越不看重,到时候也就越容易离开。

张忆初自然有他的信息渠道,漓江镇的事他都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大略的问了胡忧几句,就对这事失去了兴趣。

他不想聊,胡忧也不想多谈,气氛略有些僵硬,一直到谈话结束。

胡忧知道张忆初对他的印象更坏了,说不定都不用一年,张忆初就先忍不住要胡忧赶走。

回到住地,欧阳寒冰告诉胡忧罗美娟刚刚睡下,这让胡忧心里多少松了口气,要知道罗美娟已经几天几夜都没休息过了,再不睡,身体会受不了的。

“有罗人杰的消息吗?”军需那边给了几块骨头,欧阳寒冰打算给罗美娟熬些骨头弱。她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个女王,行动思考都按媳妇的标准要求自己,考虑晚饭吃什么的时间远远要多于多想世界格局的变化。

“完全没有。”这一路,胡忧都在留意关于罗人杰的消息,不单单是为了帮罗美娟,他自己也很希望交罗人杰那样的朋友。但无论怎么去打听,都没人知道罗人杰的情况,是生是死都确定不了。

“漓江镇究竟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呢。”欧阳寒冰就算是再不关心实事,也知道什么事是头等的大事。

胡忧沉声道:“我怀疑漓江镇是超现代人的一个实验基地。”

是的,胡忧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这个想法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一直到见着欧阳寒冰才说出来。因为只有欧阳寒冰明白胡忧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且,无论是什么事,告诉欧阳寒冰都不会惹来麻烦。

“按你的说法,漓江镇是专门来用实验芯片控制人的技术?”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描述这个技术,事实基本就是这么一回事。罗人杰应该并不赞成这么做,所以他有意无意的通过女儿罗美娟来重中搞破坏。”

如果说罗美娟过往的行为都是她自己计划并实施的,不管别人信不信,胡忧是不会相信的。芯片控制计划是何等的大项目,罗人杰如果不有意透露,罗美娟怕是一点风都收不到,更不要说什么去破坏了。

罗美娟是局中人,自然很难看清此中的情况,胡忧是局外人,又有那么多的对敌经验,只要稍微分析,就差不多知道整个事情的真像了。

胡忧唯一弄不明白的是镇府大楼的爆炸,这么大的动作肯定不是罗美娟能做得出来的。事实上像这样的动静,漓江镇有本事弄出来的掰着手指都能数出来。

罗美娟不在其中,罗人杰绝对榜上有名。这次的事,很可能就是罗人杰做的,他有动机,有实力,有机会,几乎所有的条件他都可以满足,唯一满足不了的是他事先没给罗美娟任何的提示。罗美娟可是他唯一的女儿,他难道就不怕罗美娟没能及时跑出镇府大楼。

话说如果当时胡忧不在场,罗美娟真可能无法全身而退。

可如果不是罗人杰做的,还会有谁能设计这一切?

这个人显然是想毁掉镇府中的那些秘密,他不想控制芯片被人利用,也不想让人知道那里曾经有过什么。

手上头没什么线索,光靠想也想不出什么有用的,短时间内,胡忧也不太可能再回漓江镇去调查,这个事,只能是先放下,等以后有机会,查看看能不能查个水落石出。

相信怕不会有太大的希望,三界合一之后,不但是人多了,事多了,连城镇都多了,像漓江镇这种小地方,只要不是全城尽毁,怕是上不了头条新闻的了。

秦明还是那样,不好不坏,从胡忧的角度看着秦明是开心的,每天吃了睡,醒了玩,无忧无虑,不用像以前那样天天都活在算计之中。秦明自己是不是率开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让你回到重前,你是愿,还是不愿呢。”屑了个苹果递给秦明,胡忧顺势坐在秦明的身边,一起看那就将落到山那边的太阳。

以前,胡忧也曾经和秦明这样看日落,但那时候的心境和现在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的秦明傻,但无害。他不会去害别人,也不会害自己。

“如果能一直这样静静的坐着,其实也不错,不是吗?”

树欲静而风不止,安静不是想就可以有的。

才吃过晚饭,龙副官就急急来找胡忧,从脸色看,应该是出大事了。至于是什么事,暂时还不知道。

交待了欧阳寒冰留意秦明和罗美娟,胡忧急急和龙副官赶到会议室,才进会议室胡忧就知道确实是出大事了,空气中浓浓的是硝烟之气,才平静没几天的这一地区看来又要打仗。

“大家都说说,这次我们怎么干!”张忆初高坐主位,霸气十足。

胡忧眼巴巴的看着,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自然不好开口。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开会可以不说,但绝对不可以乱说,要不然可是要祸从口出的。

“是七军团……”龙副官看胡忧似乎听不懂,在边上小声的解释。

原来七军团和九军团都驻守这一带,双方的防区有多处接攘,由于历史原来,这片区的界线一直都很模糊,有些地方说是七军团的也行,说是九军团的也可,反正无利谁都不要,有利谁都不想放过。以前世界就是那个世界,上面也还有人管着,两大军团也没弄出什么事来,自从两年前,世界三合为一,变得不是原来那个世界了,上面的人自保都成问题,也就不管下面的事了,这两大军团又掐上了。

之前打过一仗,按张忆初的话说:当时没有准备才吃了点小亏,下次一定要赚回来。而七军团呢,得了便宜,还想要更大的便宜,所以他们又来了。

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喊打,正如张忆初之前说的,他们曾经吃过亏,不能老是吃亏。他们自觉有能力,有信心,有把握给七军团一个狠的,让他们也尝尝吃亏的滋味。

“能打得过吗?”胡忧知道九军团的大名,但他没见过九军团真正的上战场,名气和实力有时候是匹配的,有时候是各不相干的。

“应该没问题吧。”龙副官压低声音。

胡忧暗暗皱眉,从龙副官的回答,他能听出来龙副官并不是很看好与七军团的争斗。难道说两个军团的事力相差很大吗?

龙副官显然没有决定军团前途的资格,副官说得好听是副官,说不好听其实就是个打杂的,不但什么事都要管,还要挨人骂,最重要的是副官没兵权。副官和副将一字之差,可大大不同。副官是主将任命的,爱谁谁,反正主将说谁做副官,谁就可以是副官,副将可不一样,那是差主将半级的真金白银的有兵权的官,主将要是死在战场上,副将可以直接接管整支部队,副官麻,最大的可能就是失业。

胡忧也没有决定九军团前途的资格,张忆初是让人请了他来,但并没人问他的意见。作战决定在一群人吵吵嚷嚷中表决,同意打的占大多数,胡忧都还没得举手,议题就已经结束了。

举手说要打的已经过八成,剩下了两成,不管同意还是反对,都影响不了大局。

打!

不设伏,不玩阴谋,不用诡计,就这么硬来,真刀真马,你砍倒我算你狠,我砍倒你算你运气不好。

对这样的结果胡忧是摇头的。这算什么,完全没有敌我分析,完全没有战略目的,打可以,但要打到什么程度,获得什么算获得,牺牲多少算牺牲,这些都是在考虑的,张忆初居然完全都不理会。

是恨冲昏了张忆初的理智,还是张忆初真的就那么看不起七军团,认为随便动动手,七军团就灰飞烟灭?

以前听说过的张忆初和真实见到的张忆初真是相差得太远了,看来那句老话还是有道理的,他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九军团一下就进入战斗准备,从上到下,从官到兵,人人都处于一种莫明的兴奋,似乎马上要来的不是战争,而是生日的聚会。

“这种状态,肯定要出事!”欧阳寒冰不以为然。她也是领过兵,打过仗的人,当年在哥伦比亚军校时,她的成绩还在胡忧之上,眼前的虚浮她自然也看到了。

“如果这是张忆初有意做出来的,那他一定是个天才,反之,传信看来跟本就不可信。”

“后一句,也许正是他对你的评价。”欧阳寒冰呵呵笑道。

传说中的胡忧那可是神级的人物,没什么事是他搞不定的,没什么仗是他打不赢的。而加入九军团到现在,他的表现还不如传说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用一句话形容:他基本上没什么用。

也许正是觉得胡忧没什么用,张忆初才并不告诉胡忧他的计划。所以胡忧也不知道九军团现在的状态是张忆初有意营造的,还是本就如此。

“我看还是收拾东西的好。”欧阳寒冰道:“我们现在可是四个人,真有起什么事来,怕是没人会帮我们,只能自己靠自己。”

“你是对的。”胡忧点点头,秦明的脑子罗美娟的心,都暂时不在正常频率上,真要出什么事,他们无法自保,做为他们的朋友,胡忧必须要为他们考虑多一些。

欧阳寒冰去收拾东西,她并不任为这有什么问题。从没有哪本兵书说过领兵一定会赢,但几乎所有的兵书都提到过,领兵之人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不要一头扎进去就出不来。

再说了,人家欧阳寒冰可是女王的身份,难道还要在这陪葬?

(未完待续。)

煮酒点江山 http://www.jjyfw.com/baidu/120113/index.html